2021-01-09 13:21:07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湯立斌
核心提示:日本社論認為,特朗普政權給美國政治和社會留下了一道難以修復的裂痕。

參考消息網1月9日報道 美國國會山騷亂事件發生後,引起世界震驚。各大報社紛紛發表相關社論,對該事件表達觀點,並爭論應該如何追究特朗普的責任。

日本《每日新聞》:這是民主大國的歷史污點

日本《每日新聞》1月8日發表社論稱,這是民主大國的歷史污點。全文摘編如下:

一場令人瞠目結舌的暴亂席捲美國國會大廈。

遊行隊伍衝破阻隔闖入大廈,警察為鎮壓暴亂分子四處發射催淚彈,議員帶着防護面罩慌忙跑入安全區,暴徒佔領會場後肆意妄為……

這一幕就發生在正式確認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當選次任美國總統的會議上。現場暴徒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他們堅稱總統選舉中存在不正當行為,企圖以暴力手段妨礙會議進程。

雖然事態在增派警員後得到控制,但喪生槍下的幾條性命再也無法挽回。

企圖以暴力手段阻止權力在民主制度下的有序過渡,這在美國曆史上聞所未聞。對於“世界民主大國”之典範的美國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歷史污點。

雖然這一切都可歸咎於暴徒,但一直在背後煽風點火的正是特朗普。這場暴亂的實際原因在於,社交媒體煽動起的憤怒因失控而升級成暴力衝突。特朗普自然罪不可赦。

美國媒體稱,多位政界高官因抗議此事件發表辭職聲明,還有數位內閣成員表示將基於憲法討論給予現任總統免職處分,這在此前也十分罕見。

應當一同被押上審判台的不只是特朗普,還有那些支持他空口無憑宣稱選舉舞弊的共和黨議員。

在佐治亞州的參議院席位決選中,民主黨成功獲得兩個席位。共和黨繼在眾議院失去優勢後再度喪失主導權,他們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代價。

美國前總統和各黨派人士稱,此次暴亂讓人感覺彷彿身處第三世界。無比令人痛心的是,這正是當下美國的現實。

許多同盟國對此也頗為驚訝。英國首相約翰遜怒斥這是恥辱。

特朗普政權給美國政治和社會留下了一道難以修復的裂痕。

美國《華爾街日報》:特朗普最好默默離開

美國《華爾街日報》1月7日發表題為《特朗普的最後幾天》的社論,全文摘編如下:

儘管一度被暴民佔領,但國會還是在同一天批准了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確認拜登當選。

但如何對待週三的不光彩事件以及特朗普總統任期餘下的13天,仍是懸而未決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存在黨派敵意,但特朗普週三的行動確實引發了無法隨意忽視的憲法問題。

簡要總結一下,行政機構領導人週三煽動民眾向立法機構遊行。其明確目標是要求國會和副總統彭斯拒絕足夠多的州選舉人票,以阻止拜登在選舉人團投票中獲勝。一些民眾採取暴力行動佔領了國會大廈,而總統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拒絕讓他們離開。

這是對有關選舉後權力交接的憲法程序的攻擊。這也是宣誓要維護美國法律的行政機構對立法機構的攻擊。這不僅僅是拒絕承認失敗。在我們看來,它跨越了特朗普以前從未跨越過的憲法界線。這是可被彈劾的。

與此相關的另一個問題是,現在發起彈劾或根據憲法第25修正案強制特朗普離職是否符合美國的最佳利益。後一種做法似乎不明智,除非特朗普威脅採取其他魯莽或違憲的行動。週三之後,他承諾將協助權力“有序過渡”。如果內閣中的一個小集團將他革職,就帶有權力中央發生政變的意味,讓特朗普有更多理由扮演政治受害者。

彈劾的優點是透明並且在政治上負責。如果參議院中有足夠多的票數可以定罪,那麼此舉看起來也沒有強烈的黨派色彩。

但在任期如此接近尾聲的階段發起彈劾並非易事,還會引發怨恨。這將進一步激怒特朗普的支持者,而且無助於拜登執政,更不用説彌合黨派分歧了。這將為週三騷亂的餘燼提供新的政治燃料。

如果特朗普希望避免第二次被彈劾,最好的辦法就是承擔個人責任並辭職。這將是最乾淨的解決辦法,因為它將立即把總統職責轉交給彭斯。它還將使特朗普有能力決定自己的命運,就像尼克松那樣。

我們知道特朗普不大可能行此善舉。無論如何,他作為嚴肅政治人物的生涯很可能在本週結束。他讓共和黨人失去眾議院和白宮,現在又失去參議院。更糟糕的是,他在選舉結果以及國會和彭斯有能力推翻選舉結果這兩件事上對忠於他的支持者説謊,從而背叛他們。他一直拒絕接受民主的基本契約,那就是無論輸贏都接受結果。

對於包括他自己在內的所有人來説,他默默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英國《金融時報》:必須追究特朗普的責任

英國《金融時報》1月7日發表社論認為,必須追究特朗普對沖擊國會的責任。全文摘編如下:

世界頭號強國、最古老的“民主國家”週三失去了對本國首都的控制。美國的機構以前也受到過攻擊,然而,從來都不是在自己總統的慫恿下。

人們很容易將週三的事件視為特朗普煽動性政治生涯的巔峯。儘管特朗普週四作出“有序過渡”的遲到承諾,但距他的總統任期還有兩週,情況可能還會惡化。

要避免這種結局取決於國會和特朗普政府的其他成員,尤其是共和黨。本週初聽起來還非同尋常的選擇方案,現在成了華盛頓的討論中普遍認可的選擇。一是行使憲法第25修正案,該修正案允許將“不能勝任的”總統免職。

另一個辦法是完成一年前未完成的行動。特朗普因據稱請求外國干預2020年大選而遭到彈劾,但隨後在參議院被認定無罪。許多民主黨議員現在認為,應該就特朗普在週三的騷亂中的角色再度對他進行彈劾。

彈劾的好處是阻止特朗普再次競選總統。

這兩種方式都不能保證秩序。兩者都會增加極右翼分子毫無根據的被剝奪感。要點燃他們的怒火,特朗普甚至不需要一間正式的辦公室。

特朗普無法勝任自己的工作。隨着時間的推移,他正變得越來越危險,而不是危險性降低。僅僅等着他離任遠遠不夠。在現有的不完美選項中,最不壞的是啓動彈劾程序。即使失敗,也會發出一種道德信號。

美國《華盛頓郵報》:要治癒美國道阻且長

美國《華盛頓郵報》1月7日發表社論認為,要治癒美國,不僅要批判特朗普,還要批判他的妖魔化政治。全文摘編如下:

在參議員詹姆斯·蘭克福德挑戰亞利桑那州選舉人團投票的演講被一羣闖入國會的特朗普支持者打斷後幾個小時,這位共和黨人週三晚帶着一個受歡迎的、完全不同的信息再次回到會場。“我們是美利堅合眾國,”他説,“我們在許多事情上意見不一,我們在這個房間裏有過很多激烈的爭論。但我們暢所欲言,我們彼此尊重——即便在意見不一致的問題上。那個人,那個人,還有那個人都不是我的敵人。他們都是我的同胞。”

很遺憾,要用如此可怕的事才能提醒像蘭克福德這樣的共和黨人我們民主制度基本且珍貴的價值觀,這些價值觀因他們支持總統對輸掉的選舉發表虛假言論而被破壞。但是,我們也希望,這一事件可以讓他們清醒,遠離特朗普煽動——而非治癒——美國人分歧的有毒政治。這不僅需要批判特朗普本人,還要批判其虛假和妖魔化的政治。

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週三晚對特朗普煽動和縱容暴力活動的譴責是令人痛心疾首和鼓舞人心的。

特朗普即將到來的離任不會消除對我們民主的破壞,這種破壞在週三對國會大廈的暴力攻擊中達到頂點。

在競選期間,以及自贏得大選以來,拜登一再宣稱要服務於所有美國人民,而不僅僅是那些投票支持他的人。這將是一個受歡迎的變化,但是,彌合過去四年的分歧將是漫長且艱難的過程。拜登不能只停留在口頭,而要付諸實踐,他必須本着真正的公民和合作精神跨越分歧。

美國《紐約時報》:謊言不會停止,暴力必須終結

美國《紐約時報》1月7日發表社論稱,國家眼下的最緊迫問題是,如何熬過特朗普時代的剩餘時間而不給國家造成進一步不可彌補的傷害。總統權力的交接不應再讓更多美國人喪命。全文摘編如下:

當前局勢變幻莫測、令人不安。現任總統煽動成千上萬追隨者攻擊表面上由他領導的政府,這會帶來什麼?連如何稱呼目前發生的事件也意見不一:未遂政變?暴動?還是國內恐怖活動?

關於襲擊到底如何得以發生,這個國家免不了一番深刻反思和事實調查。

極端分子闖入國會之舉震驚世界。幾個小時的時間裏,整個國家似乎都要瘋了。

雖然時日無多,但特朗普依然是總統。他繼續搞破壞的可能性很大。

毫無疑問,特朗普對國會大廈的此次騷亂負有責任。但是,一味遷就他的共和黨官員也難辭其咎。他們對民主的侵犯不應被遺忘。

然而,更大的問題在於,他們和其他身居要職的美國人是否願意最終反抗總統的背信棄義。特朗普的謊言不會停止。然而,暴力必須終結。

越來越多的人要求把特朗普趕下台,彈劾不行就援引憲法第25修正案。據説副總統彭斯反對這樣做。但他和內閣成員有責任認真考慮這一點。本週發生的事件無比生動地説明,一旦政府領導人不把公眾利益置於政治之上會發生什麼。

或者可以確定,刑事起訴是比較恰當的手段。特朗普最近幾天的所作所為很可能觸犯關於暴動或煽動暴動的法律。

再過不到兩週,美國就將正式甩掉鞋上的特朗普總統爛泥。但總統和他的支持者已經表明,他們樂於在他下台前攪個天翻地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應該是我國領導人的重中之重——尤其是那些縱容他、幫助他把國家推向懸崖邊緣的人。

安全、和平的權力交接應該是所有美國人的頭等大事。

凡註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